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1
  • 2
  • 3
  • 4

最新公告:

company公司动态

留在乡下的母亲

时间:2016-05-05 09:17:00 作者:金昕 来源:口述家史


文/金昕(1夜雪)

  

  

这是一篇旧作,一直躺在我的电脑里,今天之所以又将它翻出来,只缘于【陕西木有啥】、【口述天下】项目的创意发起人雷锁甲先生在华商网和“口述家史”官网及微信平台的一篇文章《传承 是一种责任》。点击此处查看华商网相关文章链接

  


 

  

雷先生在文章中记述了他的家庭,以及年迈母亲的点点滴滴,那些温润淳朴、字字含情的文字,直击我灵魂深处最柔软的部分,我的眼睛便又一次湿了,文中所述的点点滴滴,让我又一次想起了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和雷先生的母亲一样,都是极普通的农家妇女,在娘家的时候,母亲排行老大,下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舅舅聪明好学,写的一手好字,可惜命运不济,早早的舅母就过世了,留下表哥表姐三个年幼的孩子,在母亲的帮衬下艰难的度日,后来舅舅又续弦娶了后舅母,胖大、麻脸,出了名的凶悍,所以表哥表姐对母亲的情感远远的超过了他们的后妈。还有我姨,嫁给了山边的一户姓孔的人家,在那个批林批孔的年代没少挨批,家里的几个孩子便常常居住舅家,只有母亲嫁给了同村的父亲,相对还比较富裕,照顾他们便成了母亲份内的事。按照我们乡下人的叫法,我的表哥表姐们应该管我的母亲叫姑妈或者姨妈,但自我记事起他们就一直喊我的母亲叫“大妈”。好多年来,这种叫法一直悬在我心里,成为我想问却没有问出口的一件心事,在看过许多关于母亲的文章之后,我才终于明白这一声“大妈”里包含了母亲太多的艰辛和博爱,以及表哥表姐们对母亲的感激和尊敬。

我不知道母亲是哪一年嫁给父亲的,在我们村里,我们家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了,爷爷曾做过村里的保长,奶奶小脚却温厚慈祥,父辈们兄弟姊妹六个,温和谦让,从不曾红过脸。父亲常年在外工作,留下母亲在家里上奉老下伺小、里里外外的忙碌,其辛苦可想而知。

  


 


  

母亲嫁过来之后,先后生下了我们兄弟姊妹五个,其实在母亲护爱下的孩子,又岂止是我们五个,除去舅家、姨家的不算,就拿我们家来说,我的三叔比我大姐大不了几岁,我的四叔比我大姐还小几岁,还有我二叔家的大哥,他们其实都是我妈的孩子,母亲用她那宽厚平和的胸怀接纳了他们,爱护着他们。“长嫂如母”一句俗语道出了多少仁爱和慈祥,道出了多少艰辛和劳累,又道出了多少付出与承受。

在这个关系错杂的大家庭里,我从没有听到过母亲的任何抱怨,也不曾见她和奶奶及妯娌们吵过嘴闹过仗。自我记事起,我似乎就没见母亲休息过,干完农活做家务,起早贪黑,默默地劳作,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母亲还在油灯下纺着线,早上我起来的时候,母亲已开始烧锅做饭了,那时候我总是诧异,不知母亲哪来那么大的耐性和毅力,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不知疲倦地忙里忙外。在她的脸上我几乎看不到她些许的不满和抱怨,只有一味的付出和忍让。

其实,我知道在母亲的身上也隐藏着许多的苦和累,憋闷与委屈。母亲没上过多少学,但却聪慧能干,父亲曾介绍她在县城的缝纫社工作,却引起了在家务农的二叔的不满,只好放弃,依旧回来孝敬公婆,操持家务。

  


 

  

那年月食粮紧缺,连粗粮也是紧巴巴的,但蒸馍的时候母亲总会给爷爷蒸上一笼白面细馍,挂在爷爷的炕头,用粗粮夹杂点别的东西来调剂我们的胃口,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最多的时候吃饭有近二十人,大缸盛水,大锅造饭,母亲总是想着法的粗粮细作,挖野菜、钩槐花、蒸麦饭,扳香椿、莴酸菜、淹萝卜,一大家人的饭食在母亲精细的操作下变得有滋有味。

一晃多少年都过去了,爷爷炕头的白馍笼子已成了我们当年争宠的记忆,而母亲的干练和精细却是我们这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

后来,三叔和四叔在父亲的关照下都参加了工作,我们也在父亲的庇护下一个个的有了自己的工作,而母亲却终生留在了家里。再后来,奶奶走了,爷爷也走了,而母亲却老了。记得奶奶下葬的时候,三亲四邻都争相给母亲挂红,以表母亲的孝道与勤劳。记得那天我托着挂红的盘子,眼泪止不住的一个劲往外流,我知道,这一条条不大的火红的被面不仅仅是三亲四邻对母亲孝敬公婆的肯定和敬意,更包含了一个母亲丰富的内涵:比如起早贪黑,比如任劳任怨,比如宽厚仁和,比如奉老顾小,比如不计回报,比如......

  


 

  

那天托着挂红盘子的时候我哭了,现在当我抒写这段情节的时候我又哭了。

自父亲退休后,母亲便和父亲一起伺弄着家里的那几亩田地,母亲的劳累我们看在心里,让她放弃那些田地,可闲不下来的母亲,却不忍放弃她伺弄了一生的土地,并在宽敞的前庭后院栽植了多种果树,三月的桃花,五月的石榴花,还有不显眼的柿子花,总是将庭院装扮的分外妖娆,而那些丰收的果实,母亲是舍不得吃,总想着她的儿女,她的孙子。树下的土地也被母亲规划的井然有序,韭菜、菠菜、蒜苗、香菜还有时令的黄瓜、西红柿都在母亲的伺弄下焕发着勃勃生机。

每次提起母亲,我觉得心中有愧,自弟弟送给姑姑之后,我就成了家里的老小,事事母亲都护着我,而我却由于性格的缘故,让母亲平添了许多伤痛与牵挂。今天,看了雷先生写给母亲的文章,我又一次哭了,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说身体,可母亲却一遍一遍的嘱咐在外的我,要把自己的身体搞好,挂断电话,泪又流了

  


 

  

母亲,其实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农家妇女,但在我的心里,她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伟大的妈,她总是无怨无悔的忙碌着、操劳着。我们大了,母亲却老了,我们小的时候,母亲看护着我们,而今母亲老了,我们却一个个飞了,每一次想起,心里就觉得痛。

最近几次回家,我明显的感觉到母亲老了,除了慈祥的笑,记忆明显衰退,自己说过的事,一会就不记得了,姐姐指着我逗母亲:这是谁?母亲定眼看了看我说:胜娃么,我再糊涂还能不认得我娃么?!

是啊,哪个母亲,能不认识自己的孩子呢?不管她多老。

看着母亲满头的白发和衰老的容颜,瞬间,我的眼泪就在我的眼眶打转。

  


 

 


  

作者简介

  

       金昕,网名:1夜雪,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自媒体达人。喜欢旅游、拍照、写游记,出版有个人诗集《短信时代的爱情九十九朵花》,叙事诗集《在楼观》。诗作,游记等作品多次西安晚报》《秦岭印象》《西北旅游》《女报》等报刊采用。

  

  

--------------------------------------这里是分割线---------------------------------------

  

  

【约稿通知】

  

稿件题材 

对于家史或口述家史的认识;

关于家庭或家庭教育方面的正能量故事;

回忆家人、祖辈的文章,形式不限(诗歌除外)。

  

字数要求 

1500字左右

  

稿酬 

以篇数计费,三百一篇,可联系小编或直接投稿。

  

投稿及联系方式 

邮箱:976931544@qq.com

联系人:王老师

电话:18082258896

微信号:wy82258896

  

特别说明 

投稿文章务必为作者原创

且未在其他任何媒体发表过

不存在版权纠纷

否则出现的一切后果

将由作者本人自行承担

  

  

--------------------------------------这里是分割线---------------------------------------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平台了解更多

  

口述家史  为未来记录过去

  

咨询预约:400-993-5560

  

陕西·西安·曲江·寒窑路18号一影影视文化街区